寫意小說 > 言情 > 影帝的前妻 > 章節目錄 番外(2)
    從診室出來的一路上簡莜都沒有說話。沈梟牽著她的手在人群中穿梭曾經萬人矚目的影帝此時也不

    過是一個普通的準爸爸為自己的妻子保駕護航。

    但人群中很快有人認出了兩人來不時傳來竊竊私語以及好奇的驚呼。沒有狗仔隊現場的秩序井然眾人的眼中都充滿了期待和祝福,畢竟……會讓兩人親自過來婦幼醫院的,只有可能是一件事情。

    有人終于忍不住開口:“是莜莜懷孕了嗎?”

    雖然不相識但是大家臉上祝福的表情還是讓沈梟趕到安心,笑著道:“是的,再過幾個月你們就可以看見小莜莜了。”

    簡莜這時候卻羞澀了起來拉著沈梟的袖子,小聲道:“快走……”

    沈梟微微一笑將她護在懷中對眾人道:“先走了多謝。”

    兩人走出了人群簡莜才蹙眉問道:“你以前不是挺高冷的嗎?怎么現在這么接地氣了?”

    “你以前不是老說我裝逼嗎?現在不裝了怎么反倒不滿意了?”沈梟反問她。

    簡莜白了沈梟一眼,在副駕駛的位置坐下。其實她才沒有不滿意呢……她是很滿意的現在的沈梟,讓她覺得很溫暖也很貼心。

    簡莜心想他們兩人畢竟是兄弟,性格上還是有著相似的地方。

    汽車一路開出了停車場,沈梟臉上的笑容依舊明朗,他打了電話給沈老爺子報喜,老爺子非要和簡莜說幾句。簡莜結果電話,臉上又燙了起來。

    “以后你可不再是一個人了,要注意身體,我幫你請個孕期營養師,給你搭配膳食。”

    “嗯……謝謝爺爺!”簡莜有些不好意思,她其實不需要這么嬌貴的,但老爺子盛情難卻。

    “我還沒有給你爸媽打電話,她要是知道了,肯定會回來看你的,到時候你自己跟他們說吧。”

    “好的。”

    簡莜上次和宇文政見過面了,不像電視劇中認親那樣激動萬分,痛哭流涕,兩人只是良久的對視,然后宇文政走過來,將莜莜抱在了懷中,又伸手抱住了站在一旁的沈靜華。他寬厚的肩膀完全經得起兩個女人的依靠,伸手輕輕的撫摸著莜莜的后背,忽然又抬起頭,對沈梟說:“我的女兒,你要不好好對她,我弄死你。”

    因為這句話,沈梟現在聽見宇文政這個名字還覺得棘手……因為他實在是一個非常不好對付的老丈人,以及性格豪爽一擲千金、叱咤政壇的老姜。而自己在他面前,只是一只小蝦米。

    簡莜很快就捕捉到了沈梟神色的變化,任何一個女婿,在老丈人面前的壓力只怕都不會小。更何況是給宇文政這樣的人當女婿,就連簡莜,第一次看見宇文政的時候,就條件反射的被他的氣勢所壓迫,有一種抬不起頭來的感覺。

    后來得知他是自己的生父,然后又見到他,直到他最終出現在自己面前,表現出慈愛的一面之前,簡莜對他都是又敬又畏的感覺。

    “媽媽還在操辦婚禮,我就不要讓他們跑一趟了,還是讓他們在大馬好了。”

    簡莜笑著開口,沈梟松了一口氣,一個勁的點頭。簡莜看見他這個樣子忍不住笑了起來,這時候剛掛掉的手機卻又響了起來,簡莜看見上面的來電顯示,微愣了片刻之后,接通了電話。

    是趙子俊打來的,陳素蘭病危,想在彌留之際見一見他們兩人。其實簡莜心里清楚,陳素蘭最想見的,必定是沈梟,她懷胎十月生下來的兒子,雖然和自己一天沒有相處過,但這份骨血親情也許還真實存在。

    “我知道了,我跟他商量一下。”簡莜不想提沈梟答應下來,陳素蘭對于沈梟來說,只是一個生了他,然后又遺棄了他的女人,作為嬰兒的他沒有辦法抗拒,從此造就了他和簡莜不同的命運。

    其實捫心自問,沈梟不恨陳素蘭,他沒有恨的資格,因為他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是源于陳素蘭二十五年前夜晚的那個決定。但他還是過不了自己這一關,這是他的可悲之處,作為既得利益者,他還是沒有辦法接受這一切。

    “哥哥,你真的不要去嗎?”掛掉電話,簡莜看著面色陰沉的沈梟。

    沈梟沒有回答,但車速漸漸放慢,他的內心正在極度的掙扎。

    最后一面……就算看見了,那又能怎樣,他現在只想做完完整整的沈家人。

    看著這樣的沈梟,簡莜嘆了一口氣,緩緩開口道:“你不去,那我去見她最后一面吧,就以她兒媳的身份。”

    沈梟看了一眼簡莜,微皺起眉宇,眼眶漸漸泛紅,點頭道:“那我送你過去。”

    ……

    陳素蘭真的要死了,和幾個月前在商場偶遇自己時候的頤指氣使完全不同,躺在病床上的陳素蘭蒼老、虛弱、眼神中帶著將死之人的茫然。

    簡莜就站在她病床前的不遠處,她筆直的站著,低頭看著她道:“他雖然不愿意進來看您,但她就在門口,你應該能預料這個結局,早在二十五年的那個晚上。”

    插著鼻管的陳素蘭聽到這句話哽咽了起來,干澀的眼角落下淚來,而一旁的趙子俊依舊平靜。

    “我……我對不起你……你和子俊……你們其實……其實可以……”

    簡莜不等她把話說完,開口道:“不要說什么對不起,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無論怎樣,我現在還是您的兒媳,您不喜歡我,也只能接受這個事實,站在外面的那一個,也是你的兒子。”

    多年的遺棄和自己親手養大的孩子之間,陳素蘭終究還是更心疼趙子俊一些,但簡莜卻有些為沈梟不值,也幸好,他并沒有進來。

    “我快要死了……”陳素蘭嘆了一口氣,繼續道:“他連看我一眼都不肯嗎?”

    簡莜咬了咬唇瓣,但還是一字一句的開口:“你說這句話之前,有沒有先問過你自己……你配嗎?”

    簡莜說完,緩緩的退后兩步,然后轉身離開了病房。

    沈梟就站在門外,看見她出來,上前拉著她的手,兩人再無遺憾的,慢慢走出醫院。

    兩天之后,陳素蘭死了。簡莜和沈梟并沒有接到趙子俊的電話,但陳素蘭下葬那天,沈梟回來的很晚,簡莜看見他皮鞋上沾著墓地泥濘的雜土,簡莜只當作不知道,這個倔強的男人,他終究沒有他的母親那樣心狠。

    別墅裝修的差不多了,簡莜的肚子也微微有了弧度,快要竣工的前幾天,簡莜接到周嫂的電話,說別墅的書房里有一個保險柜,是按的指紋鎖,周嫂曾經看她用過。

    簡莜穿越過來之后,基本上就沒有去過別墅的書房,印象中那里有著幾個書架的藏書,桌上散亂著雜七雜八的書信、手稿。但對于自己一個穿越過來的現代人,對那些東西,實在沒有興趣。

    但接到電話的簡莜還是很快就過去了,指紋鎖匹配成功,她把保險箱打開了。里面放著一本日記,還有一疊有些泛黃的手稿。

    簡莜翻開日記,看見日記的第一頁上寫著:寫給另一個自己。

    我的身體里,一直住著另一個自己,她在別的世界歡聲笑語、積極向上,可一旦我醒過來,她就消失不見了。我很想像她一樣活著,可是我做不到,我按時吃藥、準時睡覺,但那些不好的事情,總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困擾著我。只要我一醒過來,我的世界就灰暗了。我不想一直這樣下去,所以……我想用我的方式,找到她。

    在夢里,我可以跟她有些交流,于是我想了一個辦法出來,我要寫一本,讓她知道我的慘狀,如果沒有她的幫助,我將活得暗無天日。她是一個有同情心又陽光的人,如果她知道了這一切,一定會幫我的。

    簡莜放下日記,伸手去拿壓在底下的手稿,當她翻開第一頁的時候,赫然被的題目驚呆……這就是那本,她在之前生活的世界,所看過的……

    簡莜一頁頁的翻過,熟悉的劇情,女配可憐的遭遇,以及沈家的變故,完全和自己之前看的一模一樣。

    她又不死心的去翻那本日記,終于在最后一行看見了這樣的一段話:

    我已經把自己寫死了,可她卻還沒有出現,我要怎樣讓她來救救我?我真的……真的已經絕望了。

    日記的落款,就是簡莜穿越過來的前一天晚上……

    身體里的另一個自己……

    簡莜蹙眉,輕撫著自己的額角,有些事情她現在也想不通了。她所謂的前世,是否是真的真實存在過呢?

    明明是切身經歷過的,可現在想起來,卻仿佛很遙遠……而她前世的一些習慣,卻莫名的和現在一模一樣。

    比如她在前世也是RH陰性血、比如她愛吃魚背、再比如……她穿越之后,故事所有的情節完全不是原書的走向,而一些原來簡莜不認識的人,也從來沒有在原書中出現過。

    因為……原來的簡莜書寫的,一直只是一個她所知道的世界。

    簡莜不得不承認,她的“另一個自己”是一個聰明到極點的自己,但也許她再也不會回來了。

    沈梟從門外經過,看見簡莜在書房發呆,停下腳步問她:“怎么樣?東西拿出來了嗎?如果是要緊的東西,那就收起來。”

    簡莜看著沈梟臉上的笑容逐漸明朗,將日記和手稿抱在手中,點了點頭道:“當然重要,我還要鎖起來,誰都不給看。”

    沈梟看著簡莜小女孩撿到寶貝一樣的表情,帶著寵溺道:“行,將來留給孩子吧!”

    看著沈梟漸漸遠行的背影,簡莜心里愴然:哥哥,幸好你從來沒渣過;也幸好,我們從那時候相遇了。
青海快三今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