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都市 > 盜墓:無雙鬼差 > 章節目錄 52:章:鬼船上的曖昧
    無盡的暴風雨,不斷的摧殘這整個海面。

    可是,陳無延卻仿佛完全不受影響。

    任由那暴風雨迎面襲來,阿凝因為被陳無延摟著小蠻腰,此時凌空在海面之上。

    不由得反手扣著陳無延的脖子,看著陳無延那冷漠而又俊俏的臉龐,心中忽然一陣慌亂。

    雨水順著那臉龐漸漸的低落,阿凝竟然有一種想幫著他擦拭的沖動。

    心中那蠢蠢欲動的心情,鬼使神差的shen.出自己蔥蔥玉手,輕輕的劃過那臉龐。

    “干嘛?”

    冰冷的聲音一下子將阿凝從那心情之中驚醒了。

    帶著一絲慌亂,雙頰不由再一次的泛起紅暈。

    “沒……沒干嘛?”阿凝慌亂的說道。

    “那還不松手?”陳無延依舊淡漠說道。

    阿凝這時候才發現,他們已經在站在那鬼船的夾板之上,一時間急忙松開了陳無延的脖子。

    看著陳無延已經朝著那船艙走去,不由的跺了跺腳道:

    “木頭人!”

    撅著zui也跟著陳無延走去,這鬼船正如他們所見的那樣。

    任憑四周暴風雨肆虐,卻一點都不影響到這鬼船。

    一樣平穩的在海中緩慢的行駛著,除了虛空之中那無盡的暴雨之外,這鬼船竟然如同鬼魅一樣,沒受到任何的影響。

    提著那船艙門口的礦燈,阿凝隨著陳無延一同進入船艙之中。

    船艙與他們之前所在的漁船差不多一樣。

    只是這里堆滿了各種的儀器。

    在礦燈的照射下,一堆潛水器材映入兩人的眼中。

    “這是…這是吳二爺的那艘船。”阿凝忽然說道。

    陳無延跟隨著阿凝的目光,看見了那器材之上的一系列編號,頓時覺得眼熟無比。

    細想之下,不正是在魯殤王陵墓之中,那些死去的人身上的編號嗎?

    “我們公司除了領頭的人,都是以編號稱呼,即便是器械也是有著自己的編號。”阿凝解釋道。

    隨著觀察一陣子之后,阿凝疑惑的說道:“奇怪了,吳二爺只是失蹤了幾天而已,

    可是這艘船仿佛歷經了百年的歲月一樣。”

    環視四周正如阿凝所說的那樣,船只甚至出現了一絲裂痕,破敗的船身上透著黑壓壓的顏色。

    看得十分的壓抑,走出船艙,來到駕駛室,發現里面早已經人去樓空,一束若隱若現的鬼火在那掌舵之上忽明忽現。

    陳無延眉頭緊皺,他能夠清晰的分辨出,這里居然有著鬼魂存在的痕跡。

    雖然這鬼船之上yin煞之氣依舊濃郁無比,可是陳無延卻感覺不到yin魂的存在。

    這便是令他感到奇怪的事情了。

    再一次的回到船艙,里面的器械完好,并未出現凌亂的現象。

    仿佛這艘船的人是自動離開的一樣。

    無盡的暴風依舊在肆虐著,鬼船在兩人登上之后就已經停下了。

    這令兩人感到十分的驚訝,仿佛真的有人在控制這船只一樣。

    可是陳無延卻沒發現任何的yin魂。

    “難道有活人在此?”

    陳無延眉頭緊皺,自言自語的說道。

    就在陳無延疑惑的時候,船只忽然發出了一陣吱吱的聲音。

    “來了!”

    陳無延不由低聲說道。

    阿凝一愣疑惑的看著陳無延,問道:“什么來了?”

    “鬼!”陳無延淡淡的說道。

    阿凝呵呵一笑的說道:“我下的古墓不計其數,除了粽子,還真的沒見過鬼。”

    “你見過,上一次你已經見過了。”陳無延淡淡的說道。

    他所指的是青眼狐貍制造的幻境,嚴格來說,那時候的青眼狐貍已經是鬼魂了。

    阿凝一愣,依舊不明白陳無延在說些什么。

    正在此時,原本已經破敗不堪的船只,忽然一陣晃蕩。

    只見那船艙的頂部不知道什么原因,竟被轟出一個窟窿。

    無盡的暴雨,順著那窟窿落下,整個船艙一下子陷入了潮shi之中。

    仿佛蒼天裂開了一個口子一樣,無盡的暴雨越下越大,整個船艙已經開始積水了。

    水位上升的速度極快,一下子便淹沒了兩人膝蓋。

    如此反常的事情,讓阿凝心中一凜,難道真的有鬼在gao鬼嗎?

    此時,只見阿凝手中的礦燈竟變得一陣閃爍,忽明忽暗的,使得整個船艙變得詭異無比。

    忽然那船艙之中出現了一根根的海藻,海藻仿佛有了生命一樣,緩緩的將兩人包圍在其中。

    即便是艙門都已經被那海藻完全的包裹了起來。

    阿凝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掏出了手槍,一臉戒備的環視四周。

    那透著誘ren的身軀漸漸的靠近陳無延,竟不知不覺中已經貼近了陳無延的匈膛。

    感受著陳無延那起伏的匈膛,竟然一下子令她感到無比的安全感。

    忽然四周仿佛過山車一樣,竟然發生了一絲變化。

    只見四周張燈結彩的樣子,整個船艙透著一股紅色,看上去竟然十分的喜慶。

    而那些圍著兩人的水藻竟然變成了一杯杯的喜酒。

    阿凝此時臉色非常的紅暈,雙眼迷離,zui唇微微張開,緊緊的靠在陳無延的匈口。

    秀麗的臉龐微微抬起,仿佛在索求陳無延一吻一樣。

    見到陳無延無動于衷的樣子,阿凝竟然自己翻過身子,將自己那誘ren的匈脯,緊緊的貼在陳無延的匈口。

    腳尖微微的踮起,誘ren的zui唇已經無比的接近陳無延的zui。

    雙手緊緊的勾著陳無延的脖子,一副誘ren的樣子。

    此時,兩人的動作看起來令人無限遐想。

    陳無延依舊無動于衷,仿佛柳下惠一樣,雙眼環視四周。

    而他的xiong口之處,阿凝已經整個人掛在他的身上。

    一手摟著他的脖子,一手在他身上不斷的mo索著。

    雙眼迷離不定,仿佛快要滴出水來了。

    要是被人發現了,肯定以為陳無延不是基佬便是木頭了。

    阿凝已經表現得如此明顯了,而他依舊無動于衷……

    這不知道要折煞了多少男人的心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阿凝的動作越來越狂夸張了。

    只見她的潛水服已經生生的被她自己扯掉了。

    露出了里面那誘ren無比的身軀。

    此時陳無延終于感覺不對勁了,剛才異變發生的時候,便感覺到這里的yin魂就出現了。

    一直注意著那些yin魂,竟沒發現阿凝已經中招了。

    看著緊緊貼近自己誘ren無比的身軀,陳無延一下子便起了反應了。

    真的想將這女人就地正法了,不過他知道這女人不過是中了yin魂的招數而已。

    ……

    ——————

    求收藏、鮮花、打賞!!!!!!!!
青海快三今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