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都市 > 盜墓:無雙鬼差 > 章節目錄 51章:海上5幽靈船
    上船之后,王胖子便獨自一人沉悶的坐在角落之中。

    似乎這一次被打擊得不小。

    不過,他很快便再一次的恢復到了往日的那一副zui臉。

    畢竟白白得到十萬,墓中的收獲還屬于自己。

    這等好事,一下子便讓他釋然了。

    而在船上,陳無延也再一次的見到了小哥張齊靈。

    依舊是一副黑衣衛衣的裝扮,整個帽子將自己的腦袋都差不多遮掩了起來。

    身上依舊是一副冰冷的氣息,簡直和陳無延就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

    要說他們二人是親兄弟,估計別人都不懷疑。

    兩人并坐在一起,誰也沒有說話,場面陷入了沉靜。

    陳無延朝著海面眺望,大陸逐漸遠去,前方就是世界上最神秘的海洋。

    自古以來,埋藏在這片廣遨藍色之下的秘密數不勝數。

    這一次,倉促成行,不知道能不能探得這撲朔迷離之下萬一。

    隨著思緒的飄遠,眾人已經遠離了大陸了。

    在茫茫的大海中尋找著那個海中陵墓。

    陳無延倒是佩服起這個墓主人,竟然將自己的陵墓葬在海底之中。

    幾乎無限廣闊的海面,沒有任何可以辨認的特征。

    在當年沒有任何衛星定位和航行記錄的情況下,盜墓者要憑眼睛找到掩藏在海平面之下的痕跡,幾乎是天方夜潭。

    不過,這卻難不倒阿凝那幫人。

    他們居然能夠精確的知道,那個陵墓的所在位置。

    由于路程遙遠,眾人早已經陷入了沉睡之中,只有船只馬達所發出的轟鳴之聲。

    不知道什么時候,當眾人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船只居然已經停下了。

    “船家?怎么就停下了?”

    王胖子恢復過來之后,便對著那船家問道。

    船老大嘆了口氣,指了指遠方,用很生硬的普通話對王胖子。

    “有風暴,大大地,要來了。”

    順著他的手指看去,遠處的海平線上有一條詭異的黑線,將原本連成一片的天地分成兩半。

    “那干嘛要停下來?”吳天真有些白癡的問道。

    船老大倒是不覺得奇怪,平靜說道:“我們正處于礁石的后面,這里形成了一個天然的避風港,所以我們要在此地等暴風過去。”

    吳天真這才點點頭,表示明白。

    熱帶風暴來的很快,烏云已經連成一體,擋住了所有的陽光。

    大海一下子變成了駭人的黑色,海浪翻滾起來。

    好在船老大已經將船只與那礁石緊緊的困住了,雖然大浪將船只弄得起伏不停。

    不過依舊是有驚無險,眾人雖然感到顛簸,卻不覺得有任何的影響。

    看來這船老大的經驗十分老道。

    隨著暴風雨的到來,眾人早已經躲進了船艙之中。

    原本空間還算可以的船艙一下子便顯得擁擠了起來,里面的空氣變得渾濁無比。

    阿凝早已受不了,將船艙的一扇小窗戶打開。

    海風下一子鋪面而來,將里面那渾濁的空氣吹得一干二凈。

    “咦!你們看那是什么?”阿凝忽然指著遠處的海面說道。

    眾人急忙圍再拿窗戶邊上看向遠處。

    “不好!是鬼船!”

    船老大忽然一陣驚呼的叫喊道。

    只見不遠處一艘忽明忽暗的船只,緩緩的駛過海面。

    任憑海面的暴風巨浪,那船只竟然穩健無比的在行駛著。

    隨著那船只越來越近,陳無延這才看清,那船只上居然還掛著兩盞礦燈。

    船只殘破不堪,通體黝黑,船艙之中還透著一股幽綠色的光澤。

    看得嚇人無比,那船老大和幾個水手早已經是失魂落魄的樣子。

    “切不就是一艘鬼船嘛,有什么大驚小怪的?”王胖子不屑的說道。

    船老大有些結巴的說道:“普通的鬼船不可怕,就怕這艘是幽靈鬼船。”

    “什么意思?”吳天真問道。

    船老大說道:“一般發生了海難的船只都叫做鬼船,可是有些鬼船因為上面死了太多的人了,所以就變成了幽靈鬼船。”

    “這種幽靈鬼船的出現都會伴隨著暴風雨,一旦碰見另一艘船,那艘船的人便會被上面的幽靈勾走。”

    聽見船老大的話后,王胖子和吳天真明顯的不會相信。

    不過張齊靈在那鬼船的出現的時候,神色就變得有些異樣了,仿佛有什么危險在靠近一樣。

    “小心一點!”張齊靈忽然說道。

    陳無延看著那鬼船zui角微微一翹。

    好濃郁的yin煞之氣!

    看來船老大所說不錯,這鬼船不可怕,就怕遇上幽靈鬼船。

    上面那些死去的怨魂,心生怨氣,早已經化身為厲鬼的存在。

    一旦遇到生人,便會將那人的靈魂勾去,代替自己,好洗刷自己身上的怨氣,從而再一次的步入輪回。

    “這艘船…好眼熟……”阿凝忽然說道。

    此時,跟隨阿凝前來的一個穿著西裝的大漢,用英語與阿凝交流了起來。

    陳無延這些人大字不識幾個,更別說英語,所以根本不知道他們在說些什么。

    “你們在這里等著,我去看看那艘船。”

    阿凝與那人低聲說了幾句之后,便對眾人說道。

    王胖子一愣說道:“你瘋了,沒聽到船老大的話嗎?”

    阿凝可不管這些,將準備好的潛水服拿了出來,直接套在身上。

    那緊身的潛水服將她玲瓏有致的身材,盡顯無遺的展現在眾人的面前。

    “我隨你去。”陳無延忽然說道。

    阿凝一愣看著陳無延微微點頭,便取來一套潛水服交給陳無延。

    “我不用這東西。”陳無延淡淡的說道。

    說著已經打開艙門,與阿凝一同消失在暴風雨中。

    甲板上,風浪完全朝著他們兩人鋪面轟來,使得兩人眼睛都睜不開了。

    看著那越來越近的鬼船,陳無延忽然再一次的摟著阿凝的細腰。

    或許是因為常年出入古墓的緣故,阿凝的身子充滿了一種KuangYe的力量感。

    使得陳無延摸起來十分的有一種質的感覺。

    當阿凝再一次的被陳無延摟著的時候,雙頰一陣通紅。

    “對不起!”

    忽然阿凝輕聲的說道。

    陳無延并未說話,依舊摟著阿凝的細腰。

    “我的命屬于他們的,他們的命令我必須服從。”阿凝解釋道。

    陳無延依舊沒有說話,看著那鬼船越來越近了,雙腳忽然實力。

    整個人摟著阿凝,仿佛炮彈一樣,直接冒著暴風雨,朝著那鬼船直射而去。

    ……
青海快三今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