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都市 > 盜墓:無雙鬼差 > 章節目錄 49章:二十年未變的人
    將草藥購買回來之后,陳無延便一頭扎進房間里。

    就連吳二爺找他,也難以見到他的在做些什么。

    “這家伙和那個小哥一樣神神叨叨的,都這么多天了,連房門都沒出過,不知道是不是餓死了?”

    吳二爺看著緊閉的房門,低聲說道。

    陳無延自從買回草藥就一直將自己關在里面,已經好幾天了,令吳家的人有些擔憂。

    即便是王胖子和吳天真已經從醫院回來了,他依舊沒有露面。

    “胖哥,你這個朋友究竟是哪路的豪杰?”吳天真此時氣色大好,好奇問道。

    王胖子憋憋zui看著緊閉的房門說道:“不是很清楚,不過是我姑奶奶介紹過來的。”

    此時二爺忽然問道:“姑奶奶?”

    “就是胡八爺的小女兒。”王胖子說道。

    吳二爺微微點頭說道:“原來是八爺的人,難怪身手如此敏捷。”

    “二叔,聽他的口音好像是湖南湘西那一邊的,我們要不要去問一問?”吳天真看著吳二爺問道。

    二爺微微點頭之后說道:“也好,我去問問楚哥,他在上沙是地頭蛇,應該有些消息。”

    說著已經回到自己的房間,與楚哥通話之后,吳二爺無比的惋惜。

    原來此人之前竟然一直是楚哥的手下,自己竟然毫無察覺,真是埋沒了一個人才了。

    “二叔怎么樣?”吳天真問道。

    吳二爺苦笑的說道:“確實有這么一號人,原來還是我們吳家的人,不知道什么原因跑去和胖子一起了。”

    王胖子一愣問道:“不會吧?他以前既然是你們吳家的人,你們什么都不認識他?”

    吳二爺唯有苦笑,確實自己的失誤。

    楚哥早年便是自己的一員虎將,如今歲月的摧殘,將他的雄心給磨滅了。

    自己也開始對楚哥不再那么關心,沒想到他的帳下竟還有如此猛將。

    不過如今也只有惋惜了。

    此人既然不愿到吳家來報道,而是北上尋找王胖子,估計也是不想在受到家族的制約。

    “可惜了。”吳天真嘆口氣說道。

    正在此時,王胖子卻忽然問道:“對了,那個張齊靈的小哥究竟是誰啊?”

    聽見王胖子再一次的提起張齊靈,吳二爺忽然再次陷入沉思之中。

    “說到此人,我也是十分的納悶,仿佛此人我見過一樣。”吳二爺忽然說道。

    此時大潘也從外面回來了,聽到二爺的話后。

    “二爺,我確定我們從來沒有見過那個家伙。”大潘說道。

    吳二爺搖搖頭說道:“不是,我確定應該是我年輕的時候,本來我還有些模糊,不過提起這個名字,倒是讓我有些印象。”

    就在吳二爺正在冥思苦想的時候,仿佛真的讓他回憶了起來。

    臉色變得有些難堪,整個人有些失神的樣子。

    “不會,不會是他。”吳二爺有些語無倫次的說道。

    話落已經不再顧忌幾人,整個人仿佛發現了什么大秘密一樣,已經跑回自己的房間之中。

    翻箱倒柜的尋找什么一樣。

    眾人看在眼里,都被吳二爺的反應給嚇到了。

    三人一同來到吳二爺的房間,只見他此時正坐在書桌旁邊,手中拿著一張黑白照片,正看得出神。

    吳天真走進之后,從他手中拿過照片。

    只見上面是一張大合照,里面大概有這十幾個人。

    吳天真一下子便認出了二叔年輕時候的模樣,還有他身邊的一個女孩。

    這女孩聽說是二叔的戀人,也是九門之后,陳皮阿四的女兒。

    身材JiaoXiao,看上去十分的美麗大方,僅從照片上就能看出,這女人有著一股領導者的氣質。

    只是當吳天真看見躲在最后的一個人時,整個人也感覺不好了起來。

    “小……小哥?”吳天真不由的問道。

    王胖子和大潘急忙也靠過來,看著吳天真所指的地方,三人的神色都變得十分的凝重。

    翻過照片的背面,上面記載這這張照片的年份,竟然是二十年前的照片了。

    “這人……不會是小哥的父親吧?”王胖子不確定的問道。

    大潘搖搖頭說道:“不可能,就算是父親都不可能如此相像。”

    “不用猜了,就是他本人。”二叔忽然說道。

    聽見二叔的話后,眾人都愣住了。

    一個人二十年了都從未改變過什么,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王胖子驚掉下巴的說道:“我靠!比林志穎還牛?”

    “或許我已經確定他是誰了。”吳二爺忽然說道。

    看著眾人一臉疑惑的樣子,吳二爺忽然一笑的說道:

    “這不是你們該問的,以后你們就知道。”

    說著竟然收拾起東西,吳天真眉頭一皺,問道:

    “二叔?你要出去?”

    二叔一邊收拾一邊說道:“我要去確定一番。”

    說著不再理會眾人,便出門去了,留下三人一頭霧水。

    ……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了,吳二爺已經出去有一個星期了。

    而陳無延已經呆在房間之中,整整半個月了。

    眾人的臉上逐漸的出現了一絲擔憂。

    這一日,眾人迎來了他們的一個特殊的客人。

    “你是……你是那個被我們就回來的女人?”

    吳天真看著站在門口的一個妖嬈的女人,有些驚訝的問道。

    只見那女人微微一笑,shen.出嫩白的小手說道:

    “阿凝!我們又見面了。”

    “你來是找陳無延的嗎?”

    吳天真將阿凝領進屋后問道。

    阿凝搖搖頭說道:“我是來找你的。”

    “找我?”吳天真一愣問道。

    阿凝捋了捋自己的短發,說道:“七天前,你二叔突然找到我們公司,要與我們合作,一起挖掘一個海底陵墓。”

    “不過他已經出去好幾天了,一直沒有任何的消息,他曾留下話,如果超過三天,沒有見他回來。”

    “便讓我們前來尋找你們,讓你們一起行動。”

    吳天真聽見阿凝的話后,也是愣住了,二叔居然自己跑去海底陵墓了。

    想到什么之后,吳天真忽然問道:“是不是西沙海底墓?”

    “看來吳二爺果然留有一手。”阿凝微微一笑的說道。

    吳天真眉頭緊皺,聽說二十年前二叔與陳錦便是一起,對西沙海底墓進行考古,其中還有那個神秘的小哥。

    此次二叔自己下去究竟是尋找陳錦,還是為了那個小哥?

    ……

    ——————

    求收藏、鮮花、打賞!!!!!!!!!
青海快三今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