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都市 > 盜墓:無雙鬼差 > 章節目錄 42章:發飆的尸蟞王
    這個時候,一只非常小的紅色尸蹩,咬破了血尸的頭皮,爬了出來。

    見到這陳無延心中大駭。

    他終于明白了一切。

    這里的一切都是這小紅色尸蟞gao的鬼。

    竟是它將那血尸的靈魂牢牢的禁錮了起來,使得那血尸的靈魂如同生人一模一樣。

    “尸蹩王!”

    另一邊,張齊靈臉色大變的說道。

    “原來是在gao鬼,老子拍死你!”

    王胖子見狀手中拿著軍刀,直接朝著那小小的尸蟞拍去。

    “別亂來!”

    吳二爺見狀急忙攔住王胖子。

    “你要殺了尸蹩王,我們都要在這里陪葬。”吳二爺說道。

    正在此時,那尸蹩王忽然暴起,朝著兩人快速的襲來,速度之快宛如疾風一樣。

    “有毒,快閃開!”張齊靈急忙吼道。

    兩人一愣,頓時抱在一起,就地滾了起來,堪堪避開了那尸蹩王。

    此時站在吳二爺身后的大奎見狀,竟脫下鞋子想要壓住那尸蟞,

    但是那小小的尸蟞速度實在太快了。

    眾人還沒有來得及呼喊,只見那尸蟞已經緊緊的咬住了大奎。

    就這么一下子,大奎整個人已經是一陣哀嚎。

    只見那尸蹩王竟然已經鉆進了大奎的體內。

    大奎忍不住的打滾了起來,口中不斷的發出一陣陣慘烈的哀嚎。

    只是眨眼時間,他整個人全身竟然已經泛起一絲黑氣,全身的肌膚一下子變得血紅了起來。

    “血尸的尸變?”

    陳無延見狀,也不由的大驚失色的說道。

    他沒想到血尸的尸變,竟然是這么一只小小的尸蟞王引起的。

    見到大奎如此的難受,另外幾個與大奎一起的人,急忙過去查看一二。

    張齊靈急忙喊道:“別動他,他正是化為血尸的時候,全身都是毒。”

    但是已經晚了。

    那幾個人剛剛觸碰那大奎,那些人都與那大奎一模一樣,一下子變得猩紅無比。

    雙眼都變得無比的嗜血,不由的看向離他們最近的王胖子和吳天真等人。

    張齊靈再次喊道:“快跑!別被他們抓住了。”

    吳天真看著昔日的伙伴,神色十分的痛苦,但是此時沒什么是比自己的命重要的,不由的爬上了那巨樹。

    而王胖子此時正和吳二爺在地上地滾,見狀急忙推開了吳二爺,掏出手槍。

    “砰!”

    一槍打出,其中一人直接當場爆頭,血漿四濺。

    “你瘋了,他們可是我們的伙伴。”

    吳二爺此時也反應過來,不由的怒吼道。

    王胖子不甘落后也朝著他吼道:

    “不殺他們,我們都得死!”

    說著已經抬起槍又是一發子彈爆頭。

    看著王胖子就這樣將他的手下一一殺死了,吳二爺心中極度的無奈,也知道王胖子說的不錯。

    隨著幾聲槍聲響起,那些剛剛被感染的幾人,全部倒在血泊之中。

    鮮血不斷地額流出,將整個平臺染成了血色。

    正在這個時候,只見那大奎仿佛一個機械人一樣,全身不斷的抖動著。

    口中竟長出了兩顆長長的獠牙,雙眼猩紅。

    朝著兩人緩緩的走來。

    “砰!”

    王胖子可受不了,直接朝著那大奎開槍。

    一槍將那大奎的腦袋擊穿了。

    可是大奎并不和那些人一樣,當初死亡,反而與那血尸一樣。

    完全沒有了任何的直覺,依舊朝著兩人緩緩的走去。

    “我靠!這家伙這么快就變成血尸了?”

    王胖子一愣,不由氣急敗壞的說道。

    此時張齊靈的黑金古刀已經再一次的出刀了。

    這大奎剛剛變成血尸,能力要弱上太多了,被他一刀斬斷了頭顱。

    而陳無延此時卻是一片震驚之中,就在剛才他竟然發現,那幾個剛剛死去的靈魂,仿佛被一股強悍的吸力,將他們的靈魂懾走了。

    那懾走他們幾個靈魂的,正是大奎變成的血尸和那一具穿著玉衣的尸體。

    陳無延神色十分的yin冷,原來正是如他想的一模一樣。

    這里的鬼魂早就被他們蠶食了。

    隨著大奎的腦袋被砍,那小小的紅色尸蹩王再一次的破體而出。

    王胖子可不會再讓它出來了,見到那頭顱之處鼓氣的地方,軍刀直接拍下。

    “嘶嘶!”

    “嘶嘶!”

    ……

    這一陣仿佛鬼音一樣的聲音,從那頭顱之中響起。

    只見那尸蹩王竟被王胖子給生生的拍死了。

    見到這眾人臉色大變,張齊靈yin沉無比的面容。

    “快走!否則來不及了!”

    聽見張齊靈的話后,吳二爺直接對大潘點點頭,兩人早已跟隨吳天真的腳步,開始爬上的巨樹。

    大潘想要將那女人帶走,可是那女人卻什么也不肯,仿佛已經心灰意冷一樣。

    “自己想死,可怪不得我。”

    大潘看著這女人,嘆息的說道。

    說完之后,大潘已經抓住了藤蔓,朝著那巨樹蕩去。

    “悉悉索索!”

    “悉悉索索!”

    ……

    正在此時,只聽見那無數的洞中,傳來了一陣陣奇奇怪怪的聲音。

    陳無延知道,正是那些尸蟞的聲音。

    沒想到這尸蹩王臨時之前還能發出召集尸蟞的聲音。

    而這些尸蟞的速度十分的敏捷,這么一眨眼的功夫,已經朝著這邊涌來了。

    這時候的王胖子也是面如死灰,看著那棺材之中的玉衣,眼中盡是不舍的異味。

    “錢……錢……真TM的不是個東西!”王胖子看著那棺材喃喃的說道。

    正在此時,吳天真朝著王胖子說道:“胖哥!快跑!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對!對!只要不死,胖爺一定要都光顧幾個大墓,將今日的損失全找回來。”

    王胖子聽見吳天真的話后,一個勁的點頭,肥胖的身子也攀上了巨樹。

    如今只有陳無延和張齊靈依舊站在原處。

    “你們快走啊!晚了就來不及了。”吳天真在虛空之中吼道。

    聽著四周那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陳無延也感覺到一陣頭皮發麻。

    他見過的尸蟞數量都不再少數,但是與這一次相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了。

    隨著那聲音越來越近,那女人倒是一副坦然的樣子,靜靜的靠在那平臺之上等死。

    口中一直ni喃著:

    “都死了!都死了!”

    ……
青海快三今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