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都市 > 盜墓:無雙鬼差 > 章節目錄 39章:第二個血石
    那血人正如其名一樣,全身不斷的滲透著鮮血。

    鮮血仿佛永無止盡一樣,一直在身體的表面流淌。

    身上的衣服早已經被鮮血所侵染,看上去十分的惡心。

    即便是在距離如此遠的距離,依舊能夠感覺到那血人仿佛野獸一般的呼吸聲。

    見到這血人,眾人早已經膽寒不已,看來之前受到他不少的照顧。

    “靠!這家伙刀槍不入,不然胖爺我一槍崩了他。”

    王胖子自從那血尸出現之后,就已經握著手槍,只是想起之前的事情,不由的破口大罵。

    最終無奈的將手槍收起來,因為他知道手槍根本不頂用。

    不得已,將軍刀和黑驢蹄子取出備用。

    不過根本不會讓他們出手。

    只見張齊靈早已經將黑金古刀緊握在手中。

    “你們退開!這血尸全身都是尸毒,一旦沾染,你們就會和他一樣淪為血尸。”

    張齊靈站在眾人的面前,冷漠說道。

    王胖子和二爺等人對視一眼,早已經爬上的平臺之上,一臉戒備的看著四周。

    陳無延這是第一次見到血尸,yin陽眼開啟,不由的認真的看起這血尸。

    此人的靈魂早已經消散,卻還殘留著一絲嗜血的靈智。

    見到活人勢必是不死不休的攻擊。

    而且這血尸全身都沾滿的尸毒。

    正如張齊靈所說的那樣,一旦被這血尸所傷,尸毒立刻傳染。

    如果處理不及時,就會變成和血尸一模一樣的存在。

    仿佛感受到眼前的活人一樣,那血尸變得異常的狂暴。

    朝著眾人便沖了過來,不過好在張齊靈已經攔在眾人的面前。

    見到那血尸沖來,黑金古刀順勢劈下。

    只見古刀速度極快,那血尸避無所避,生生的被砍了一刀。

    可是讓眾人感到恐懼的是,那古刀明明已經砍中了,刀刃早已經沒入那血ròu之中,

    可那血尸竟然毫無感覺,仿佛早已經沒有了痛楚一樣,不管不顧,一張血紅的大手狠狠的朝著張齊靈轟去。

    “砰!”

    張齊靈的身手也不是蓋的,雙腳頓時高抬,在虛空之中與那血手狠狠的撞在一起。

    一陣沉悶的聲音響起,只見張齊靈竟被那血尸生生的逼退了好幾步。

    “好強大的力量。”陳無延不由驚嘆的說道。

    他與張齊靈交過手,知道此人實力可不簡單。

    可是那血尸竟然能夠將他逼退。

    張齊靈被逼退之后,身上瞬間燃起了一層火焰。

    身上的麒麟圖案漸漸的浮現了出來。

    見到那血尸依舊朝著眾人走去的時候,再一次的提起古刀。

    “刷!”

    這一次張齊靈的攻擊更加的凌厲了,古刀劃過虛空。

    一陣破空的聲音響起。

    “砰!”

    這一刀直接砍在了那血尸的脖子之上,一陣沉悶的聲音響起。

    只見整個刀身已經沒入其中,不過卻沒有將那頭顱砍下。

    血尸這一次依舊沒有感覺一樣,不過被這一擊擊中之后,行動卻明顯的變的遲鈍了很多。

    一雙猩紅的雙臂,朝著張齊靈一陣橫掃。

    張齊靈見狀,將古刀抽出,朝著那雙臂回去。

    “刷!”

    “砰!”

    只看一陣刀光劃過,一擊砍下了那血尸的雙臂。

    兩條手臂,被砍斷之后,掉落在地上。

    可是那血尸果然是沒有知覺的怪物,雙臂被砍,口中那長長的獠牙充當了武器,竟朝著張齊靈的脖子咬去。

    “哼!”

    張齊靈鼻子發出一陣冷哼。

    看準時機,黑金古刀已經再一次的出擊。

    這一次依舊是那血尸的脖子。

    “刷!”

    “砰!”

    又是一陣刀光劃過,只見這一次張齊靈仿佛已經用盡了全力一樣。

    一刀之下,將那血尸的頭顱砍斷了。

    頭顱掉下,在地上連滾了好幾圈才停下。

    失去頭顱的血尸,這時候竟發生了一絲詭異。

    只見那原本覆蓋在全身的鮮血,竟然一下子流了下來。

    整個身子仿佛瞬間失去了血液一樣,整個身子一下變得干癟了起來。

    正如同陳無延之前所見的那些掛在那巨樹之上的干尸一樣。

    “好!小哥威武,終于將這玩意給滅掉了。”

    王胖子在那高臺上不由的驚呼道。

    眾人的神情也不由的放松了很多。

    “這就是血尸。”

    張齊靈看著陳無延,面無表情的說道。

    陳無延眉頭一皺,問道:“他沒有魂魄?”

    張齊靈搖搖頭說道:“不知道,不過另一具有魂魄。”

    聽見張齊靈的話后,陳無延倒是愣住了。

    另一具血尸?不過想想便知道。

    這一具血尸明顯的是被感染的,那么感染的源頭肯定是另一具血尸了。

    想到這陳無延心中不由一動,這一具備感染的血尸都如此之強了,那么另外一具豈不是更強?

    這時候陳無延不由的看向那棺材之中的尸體,難道是那玉俑在作怪?

    想起之前,這尸體剛剛發現的時候,里面的人居然還是帶著一絲生氣。

    而那尸體正是吸收著古墓之中游蕩的鬼魂,用來壯大自己。

    可是這尸體此時就靜靜的躺在這里,陳無延能夠看出,這尸體并未移動過。

    那么就是說,這古墓之中還有著另外的一具血尸?

    “他來了!”

    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張齊靈忽然說道。

    這時候陳無延也感覺到了。

    一股強悍無比的yin煞之氣,正朝著這邊緩緩的逼近。

    隨著張齊靈的話落,眾人一下子變得謹慎了起來。

    完全沒有了之前的輕松,整個山洞之中變得沉靜無比。

    “踏踏!”

    “踏踏!”

    ……

    那石壁之中的墓道之中,傳來了一陣沉悶的腳步聲。

    眾人的心神完全被這聲音吸引住了,仿佛自己的心跳都在隨著這腳步聲跳動。

    隨著那腳步聲越來越近,張齊靈的神色越來越是凝重了。

    黑金古刀緊緊的握在手中,緊緊的盯著那墓道之中。

    眾人也都不由的看向那墓道,那墓道之中仿佛是有著一個絕世魔神正在降臨一樣。

    眾人的心情隨著那腳步逐漸的變得沉重無比。

    “二爺……我們怎么辦?”大奎不由的在吳二爺的耳邊問道。

    吳二爺搖搖頭低聲的說道:“不怕,這里有小哥,我們不會有事。”

    “他能靠得住嗎?”大奎低聲問道。

    吳二爺搖搖頭,緊緊的看著張齊靈的后背,說道:

    “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比他更可靠。”

    聽見吳二爺的話后,眾人這才釋然了很多。

    ……
青海快三今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