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都市 > 盜墓:無雙鬼差 > 章節目錄 26章:初遇尸蟞
    當兩人進洞之后,剛開始還有一些余光透過。

    不過在經過一個轉彎之后,便徹底的黑了下來。

    仿佛夜幕降臨一樣,四處都是一片漆黑。

    不得已,陳無延將手電筒打開。

    一路向前照去,只見發現四周的洞壁光滑潮shi,泛著奇異的綠色,好象長了一層青苔。

    “我靠!這TM的是一個盜洞啊。”王胖子一遍劃著一邊說道。

    四周的回音不斷的擴散著,顯得出奇的安靜。

    隨著聲音的漸漸消失,四周只有那劃水的聲音再無其他。

    這種情況之下顯得特別的詭異。

    加上手電筒的光芒照射在水面,又反射在那青苔之上,顯得十分的恐怖。

    “我靠!這地方還真TM的冷。”

    王胖子受不了這種氣氛,不由的說道。

    “噓!噤聲!”陳無延忽然提醒道。

    聽見陳無延的話后,王胖子心中不由一跳,急忙抓著腰間那鼓鼓的地方,一臉戒備的環視四周。

    隨著那回音漸漸的消失之后,只聽見前方的洞中居然傳來了,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

    使得王胖子的毛孔炸裂,一根根寒毛都豎了起來。

    隨著那悉悉索索的聲音漸漸靠近之后,兩人都不禁的屏住了呼吸。

    忽然,只感覺到腳下的竹筏忽然搖晃了一下,兩人不由的朝著水中看去。

    只見一個巨大的黑影,從他們腳下的水中急速的游過。

    仿佛一只水怪一樣,速度快如閃電。

    王胖子早已經將腰間的東西抽出,竟然是一把手槍。

    這倒是令陳無延一愣,難道這年頭手槍就這么好找嗎?

    不是有禁槍令嗎?

    “河……神?”

    王胖子聲音有些結巴的問道。

    陳無延搖搖頭,他感覺到從他們腳下游過的怪物,十分的yin冷,仿佛這種怪物十分的yin邪一樣。

    就在這個時候,只見那巨大的黑影已經再一次的返回了。

    陳無延這一次運氣朝著水中看去。

    卻不由的愣住了,這哪里是什么巨大的怪物啊。

    竟然是一qun奇怪的蟲子匯集而成了黑影。

    看到這,陳無延手中的驚蟄已經抓在了手中。

    王胖子見到陳無延的動作之后,也不敢大意,緊緊的捂著手槍,一臉戒備的看著水中。

    “刷!”

    一陣劍吟響起,只見陳無延手中的短劍仿佛蜻蜓點水一樣。

    當他再次提起手的時候,只見他手中的短劍之上,竟然cha著一只奇怪的黑色甲蟲。

    王胖子瞪眼一看,不由的松口氣。

    “我靠!嚇死胖爺了,原來只是龍虱啊。”

    當陳無延將那黑色的甲蟲丟在竹筏之上的時候,王胖子用手電筒認真的看了一眼。

    “不對啊,這龍虱可沒有這種個頭啊?”王胖子一陣疑惑的問道。

    隨著王胖子的仔細觀察之后,臉色忽然變得十分的慘白。

    “草!這哪里是龍虱啊,這分明就是尸蟞。”王胖子不由的驚呼道。

    陳無延眉頭緊皺,這種蟲子說實話他從未見過。

    “尸蟞?”陳無延不由的問道。

    王胖子急忙說道:“這種蟲子是吃腐ròu的,有死物的地方就特別多,吃的好就長的大,

    看樣子這上游,肯定有塊地方是積尸地。”

    “積尸地?”陳無延眉頭一皺。

    看著這一條仿佛沒有盡頭的暗河,陳無延心中一動。

    難道那老頭所說的河神就是那一處積尸地?

    如果是真的,那也就可以解釋他身上什么會有死人味了。

    “怪事了,這東西一般直呆在死人多的地方,不會經常游來游去,怎么現在這么一大qun一起遷移呢?”

    王胖子忽然緊皺眉頭的說道。

    “好像是什么東西,在召喚它們一樣?”王胖子又繼續說道。

    這時候陳無延將那尸蟞的尸體翻起。

    只見這尸蟞的尾巴之上,竟然還掛著一個鈴鐺一樣的東西。

    聽見王胖子的話后,陳無延忽然說道:“是剛才的聲音。”

    話音剛落,只聽見前方又傳來了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

    宛如一qun小鬼正在竊竊私語一樣,王胖子心中不由一陣哆嗦。

    “那河神不會是命令這些尸蟞要吃我們吧?”王胖子問道。

    陳無延一愣問道:“這東西還咬人?”

    “何止咬人啊,它不僅咬人還吃人,而且它們還有這類似于麻痹神經的毒,令人防不勝防。”王胖子說道。

    正在這個時候,那一陣黑影已經再一次的朝著他們游來。

    這時候那聲音變得越來越尖銳了,聽得令人十分的難受。

    “不好!這聲音能使人失神。”陳無延不由的說道。

    話音未落,只看見王胖子整個人已經變得迷迷糊糊了起來。

    看樣子就要栽倒到水中了。

    見到這陳無延手中的驚蟄神劍一下子劃出,一道天雷之聲響起。

    “轟隆!”

    震耳欲聾的雷聲使得王胖子身子不由的一陣哆嗦,精神頭早已回神了。

    “我靠!哪里來的雷聲?”王胖子不由的問道。

    陳無延急忙做出了一個別說話的手勢,指了一指水中的黑影。

    王胖子瞳孔不由的大縮,手中緊緊的握著手槍。

    “刷!”

    正在這個時候,只見水中一個比拳頭還大的尸蟞突然竄出水面,正朝著王三胖撲去。

    “來得好!當你爺爺是吃素的?”

    王胖子雖然膽小,但是面臨著突如其來的變化,卻異常的冷靜。

    “砰!”

    一陣槍火散出,只見那一只尸蟞當場被打成ròu沫。

    一股臭得令人作嘔的味道,一下子彌漫了整個山洞。

    正在此時,又是一只巨大的尸蟞竄出,見到這王胖子正要開槍的時候,只見陳無延已經動了。

    驚蟄一下子刺出,直接將那尸蟞挑起,四腳不斷的亂蹬著,不過是垂死掙扎而已。

    隨著這兩只尸蟞的死亡,那黑影又急速的游-走了。

    “我靠!這尸蟞居然這么大個,這得吃了多少的ròu啊?”王胖子不由的說道。

    這時候陳無延將那尸蟞放在竹筏之上,依舊有著一個六角銅鈴。

    不知道是有人移植上去的,還是天生就有的?

    那王胖子正要將那尸蟞踩扁的時候,陳無延將他攔住了。

    “別動,我們或許得靠它開路。”陳無延說道。

    王胖子一愣,便抬起腳,再一次的劃著竹筏緩緩的朝著前方劃去。
青海快三今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