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都市 > 盜墓:無雙鬼差 > 章節目錄 25章:帶著死人味的老人
    臨沂是古時候魯國的所在,地處丘陵地帶,位于泰山之陽。

    這一次,王胖子與陳無延便來到了這一片土地。

    “陳兄弟,我得到的地圖也是有些模糊,看來我們得找一個當地的導游了。”

    王胖子下車之后便與陳無延說道。

    陳無延無所謂的聳聳肩。

    王胖子宇陳無延相處了幾天,也摸清了這人的性格,整個就是一個悶油瓶,平時極少說話。

    兩人順著王胖子得到的地圖,來到了山東的瓜子廟。

    這些口才的事情,王胖子也知道陳無延不可能勝任,只能自己出馬了。

    終于等了許久之后,王胖子找來了一個當地的導游。

    兩人以旅游之名,讓那本地人帶著他們兩人前往地圖記載的地方。

    “喲!這地方荒無人跡,你們確定去那里旅游?”

    那本地人仿佛對本地很是熟悉,看著兩人不由得問道。

    王胖子呵呵一笑的說道:“我們就喜歡鉆進這些深山老林之中,這才有意思。”

    “真不明白你們這些城里人的想法,不過那里可沒有車子到達,我們得坐牛車。”

    那本地人說道。

    王胖子無所謂的笑了笑,于是在本地人的幫助之下。

    兩人便坐上了一輛牛車,一路朝著深山里面走去。

    從牛車下來的時候,發現前后除了望不見頭的丘陵之外,看不到任何現代化的東西。

    這里的丘陵與南方的又不一樣,海拔高。

    因為長年累月沒有人類活動,灌木很茂密,地下蓋著很厚的一層腐蝕土。

    泥都是黑的,一腳下去有時候能沒到膝蓋。

    下到山谷里之后,面前出線了一條碧綠的山溪。

    有五六米寬,看不到水底不知深淺,溪兩邊其他地方都是高聳的峭壁。

    上面樹冠枝披葉漫、濃蔭蔽日,遮住大部分的太陽,使的四周的氣溫又下降了好幾度。

    “得咧,我只能將你們帶到這里了。”

    那本地人說道。

    王胖子一愣問道:“為啥?這不是還沒到嗎?”

    “不為啥,這一條河我可不能過去,里面有河神,

    你們得去找那個船家,由他帶著你們過河,然后就到了。”

    本地人說道。

    說完之后,指著不遠處一個正坐在船邊的一個老漢,然后朝著王胖子shen手。

    胖子十分ròu疼的將幾張紅鈔交給那導游,然后朝著那撐船的老漢走去。

    兩人剛剛走進就聞到了一股臭味,差點沒讓兩人當場嘔吐。

    “我靠!臭死了!”

    王胖子第一個就受不了了,不由說道。

    陳無延眉頭緊皺,心中一動。

    “尸臭!這老頭經常出入死人的地方,難道這里有義莊?”

    不怪乎陳無延會有這種想法。

    這老頭的面容十分的慘白,與那二姑耗子有得一拼。

    身上有帶有這一股強烈的死人味,除了義莊和火葬場之外,陳無延已經想不出有別的地方了。

    這時候一條狗從那老頭身邊輕輕的探出腦袋。

    當陳無延看見那狗的時候,心中再一次的一陣咯噔。

    這只狗身上竟然也帶有這種尸臭,這人有些不正常啊。

    “老頭,過河多少錢?”王胖子忍著這股臭味問道。

    那老頭邪眼一看,仿佛是一個死人突然睜開了雙眼一樣,就這樣子都可以嚇到不少的人了。

    “一千。”那老頭淡淡說道。

    王胖子聽見之后,一下子就不干了,坐一趟船要一千,這不是搶劫嗎?

    “我靠!你搶劫啊?”王胖子直接問道。

    “愛坐不坐。”

    老頭仿佛吃定了兩人一樣,不屑說道。

    王胖子心中一陣惱怒,將手中的地圖拿出之后,認真的環視四周。

    “地圖上顯示,這里確實有一條,看來必須要坐船了。”王胖子無奈的說道。

    可是一想到那一千大洋,王胖子就有些不樂意了。

    認真的看著地圖之后,又看向了河面,發現了不遠處的懸崖底下有著一條暗河。

    那里正是必經之路,估算著這路程并不是很遙遠之后,只見王胖子竟然不與那老頭講價了。

    “我們不去了?”陳無延奇怪的問道。

    “去!怎么不去?都到這里了,難道還想打退堂鼓?

    哼,不過這老頭想訛老子一千塊,門都沒有。”

    王胖子狠狠的說道。

    說著已經來到了身后的叢林之中,尋找了一片竹子,掏出一把軍刀便開始砍竹子。

    看到這陳無延哪里還不知道王胖子的意圖了,心中不由的欲哭無淚。

    這王胖子沒想到竟然是一個愛財如命的家伙。

    連一千塊都不舍得花,竟要自己制造一個竹筏。

    只能無奈的幫著王胖子做出了一個簡易的竹筏。

    看到王胖子已經將竹筏做好了,那老頭一臉的嘲笑。

    “年輕人,別為了一千塊就丟了性命,要知道這河里可是有河神的。”那老頭不屑的說道。

    王胖子不由吐了一口口水,說道:“想要嚇唬爺?你還嫩了點,一千塊給你買棺材都不夠。”

    說著也不管那老頭了,將竹筏推進了河中,撐起竹竿便慢慢的朝著河中劃去。

    看到王胖子這熟練的手法,陳無延倒是愣住了。

    這胖子明明的北方人,居然也會這種南方人才會做的事情。

    不是說北方人都是旱鴨子嗎?

    看來這個觀點以后自己要修正了。

    “哼!不知死活。”

    看著王胖子和陳無延漸行漸遠,那老頭一陣冷笑的說道。

    看到那老頭滲人的笑容,陳無延眉頭緊皺,仿佛這河里真的有什么特別之處一樣。

    可是看向河面的時候,風平浪靜,并沒有任何出奇的地方。

    “死老頭,臭死了,還想要老子一千塊?”王胖子不由的怒罵著,

    “那是死人味。”陳無延淡淡的說道。

    王胖子一愣急忙問道:“什么意思?”

    “小心一點。”陳無延并未解釋,只是提醒著王胖子。

    王胖子心中一陣咯噔的問道:“難道這河里真的有河神?”

    想到這王胖子心中忽然不安了起來,手中的動作也不由的慢了下來。

    “要不我們回去?讓那老頭帶我們過去?”王胖子問道。

    “你不是不舍得一千塊嗎?走吧!我到要見識一下這河神。”陳無延淡淡的說道。

    說著王胖子也只能壯著膽子,繼續朝著那暗河劃去。

    ……

    ————

    跪求收藏!!!!!!!!
青海快三今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