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都市 > 盜墓:無雙鬼差 > 章節目錄 17章:沒人能夠威脅我
    見到陳無延還有心思殺蛇取膽,估計是并未有礙,胡晴雪不由的大松一口氣。

    而那領頭之人卻對陳無延越來越警惕了。

    前面的兔子精、蜈蚣王,還有這一條巨蟒,哪一個都不是他們能夠應付的。

    但是對于這陳無延卻是手到擒來。

    這份實力令他膽寒了。

    不知道自己的決策是不是對的,想到這領頭人雙眼不由一陣寒光。

    而陳無延吃下蛇膽之后,那苦澀的味道竟化為了一陣陣的靈力,遍布全身。

    哪里還顧及其他,直接盤坐在地,竟直接運氣煉化。

    隨著眾人的靠近之后,發現他的頭頂竟冒起了一陣陣的白煙,儼然是電視中武林高手練功的樣子。

    隨著不斷的吸收蛇膽之中的靈氣,陳無延感覺到自己的力量、速度、感知竟然增強了無數倍。

    當下心中竟然升起了一絲豪邁之感。

    看著一動不動躺在身邊的巨蟒,陳無延心中感嘆。

    要是此時面對這巨蟒,他有信心與這巨蟒比拼一下力量。

    不過估計是沒有機會了,因為這條巨蟒已經死了。

    靈魂正在洞中游蕩,見到這,陳無延將無常袋和勾魂索取出,將那蛇魂收入其中。

    這東西必須收走,不然任由它在此的話,歷經時間的推移之后,另一只黑巨蟒便會再次的出現在此地。

    所以他絕對不會容許這等事情出現。

    當陳無延再次的站起來的時候,不由的shenshen懶腰,神情十分的愉悅。

    沒想到自己第一次自己例行鬼差的職責,收獲竟然如此豐厚。

    不僅收獲了不少的鬼魂,竟然令自己的修為也增強了不少。

    要是將這些鬼魂歸放到黃泉路,自己的功德值便會出現。

    那時候不知道會得到多少的功德點。

    想到這,陳無延心中不由一陣歡快。

    這時候眾人也終于朝著這巨蟒圍了過來。

    只見這巨蟒的腦袋之上,有著一處猙獰的傷口,上面的鮮血依舊溢出。

    可是傷口之處卻是一片焦黑,那七寸之處更加的嚴重。

    仿佛被烈火烤了一般,竟散出一陣蛇ròu的香味。

    其腹部早已經被陳無延弄得狼狽不堪,無數的內臟溢出,十分的惡心。

    里面還存有不少的骸骨,不過大多都是一些猴子的尸體。

    難怪那qun猴子不敢深入這洞穴之中。

    原來這里有著它們恐懼的存在。

    “小子!你厲害,解決了巨蟒,那么就為我們帶路吧。”

    領頭人依舊勒著胡晴雪的脖子說道。

    手中的手槍依舊抵著胡晴雪的腦袋。

    看著胡晴雪那雙無辜的雙眼,陳無延心中一陣冷笑。

    “還沒有人能夠威脅我,放人,我放你一命。”陳無延淡然說道。

    領頭人一陣冷笑說道:“小子,你的小情人可是在我的手中,就不怕我讓她消香玉損?”

    “你還沒那本事,之前答應你,不過是因為老子想要下來而已。”陳無延淡淡的說道。

    領頭人一陣嘲諷的說道:“小子,看來你還不明白你們如今的處境。”

    “雖然你很厲害,但是我不相信你和那些怪物一樣,刀槍不入。”領頭人冷哼的說道。

    這時候陳無延忽然以雙眼,凌厲的直盯著那領頭人,使其心中一跳。

    宛如被一頭兇獸盯住了一般,比起那巨蟒的雙眼更加的恐怖,仿佛只要與他對視,便生出了一股畏懼的心里。

    強撐著心中的不安,領頭人不禁的將胡晴雪勒得更緊了。

    使得胡晴雪呼吸都有些不順暢了起來。

    陳無延雙眼散出一陣寒光,如今自己實力大增,之前還有些顧及,但是此時這人竟然還是不知好歹。

    那么自己便教一教他如何做人。

    想到這,陳無延忽然動了。

    領頭人只感覺自己眼前一花,便感覺到自己的雙臂仿佛被鉗住了一樣,竟然動彈不得。

    定眼一看,這人不知道何時竟然已經抓住了自己的雙臂,巨大的力量令自己無法反抗。

    見到這一邊的異狀,還有三個僅存的壯漢急忙用槍對準陳無延。

    此時因為那領頭人受制,身體無法動彈,胡晴雪見狀身子忽然一縮,整個人終于擺脫了那人的控制。

    見到胡晴雪竟然跑掉了,領頭人當即吼道:“開槍!”

    幾個壯漢正要動手的時候,眼前再次一花。

    一道奇快無比的身影,忽然從他們眼前閃過。

    當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卻駭然的發現,他們手中的槍竟然不見了。

    那一道影子穩住身形的時候,他們才發現正是那個陳無延。

    此時他的手中已經抓著他們的手槍,只見他五指使力。

    手上的手槍竟仿佛泥土一般,生生的被他抓得變形。

    眾人見狀早已經膽寒了,連最后的保全之物都被此人毀去了。

    將已經廢掉的手槍丟棄之后,陳無延手中已經抓著那把奇異的短劍。

    “無延哥哥,饒了他們吧。”

    胡晴雪卻忽然抓著陳無延的手臂,嬌聲的說道。

    陳無延眉頭一皺,這女人在干嘛呢?

    “他們可是想要殺了你。”陳無延淡淡的說道。

    胡晴雪微微一笑,那可愛的面容令人不由的側目。

    “他們都是卸嶺之后,也算是故人之后,憑這一條,就放他們一次。”

    聽見胡晴雪的話后,陳無延心中不由一嘆。

    “罷了,放你們一馬。”陳無延淡淡的說道。

    話落,手中的驚蟄已經消失了,整個人已經看向了那一座宮殿之中。

    見到陳無延并未動手,眾人不由的松了口氣。

    “謝謝胡姑娘!”

    那僅剩的幾個壯漢心有余怵的對著胡晴雪道謝。

    胡晴雪只是微微的點頭,并未理會他們。

    跟著陳無延的腳步,凝視著那一座倒在地上的宮殿。

    “無延哥哥,里面真的有尸王嗎?不知道能不能解開我身上的詛咒。”

    胡晴雪來到陳無延的身邊問道。

    陳無延只是微微點頭,并未說話。

    看著那怪石凸出的墻壁,陳無延雙腳一躍,借著凸出的石頭,整個人仿佛一只燕子一樣飛上了入口之處。

    眾人早就見過陳無延的身手了,此時見他再次的出手,心中不由感嘆此人的凌厲。

    ……
青海快三今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