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都市 > 盜墓:無雙鬼差 > 章節目錄 12章:故人魂
    見到那蜈蚣這一次真的死去之后,陳無延這才放開了胡晴雪的細腰。

    那rou軟的細腰令陳無延心中也是一陣燥熱。

    不過他可不會這么不要臉的一直摟著人家。

    只是沒想到這胡晴雪倒是大方,竟死死的抱著自己,仿佛是驚魂未定一樣。

    “放心吧,它已經死了。”陳無延淡淡說道。

    這時候聽見陳無延的話后,胡晴雪這才反應過來,急忙松開陳無延的脖子,一臉通紅。

    好在四處都是昏暗無比,眾人并未發覺胡晴雪的異樣。

    這個時候,眾人才小心翼翼的靠近這只巨大的蜈蚣。

    “在這等我。”陳無延淡淡的說道。

    說著已經朝著那黑漆漆的水潭之中跳去。

    “你去哪里啊?”

    胡晴雪見到陳無延竟獨自一人離去了,急忙問道。

    不過陳無延并未回答,依舊朝著那黑漆漆的地方跳去。

    眾人見狀急忙跟上,將手電往里面照去,只見里面縈繞著一陣霧氣,宛如仙境一般,竟也看不見下方的事物。

    “這是……毒氣,快退!”胡晴雪見到這霧氣的時候,急忙說道。

    眾人無奈,只能快速的退開,想起陳無延的話后,只能到一處空曠的地方等待陳無延。

    而那領頭人心中一陣冷笑,里面毒氣如此濃郁,那人就這樣下去了,估計很快就會被毒死吧?

    另一邊陳無延跳入其中之后,對于那些毒氣卻不聞不問。

    這些毒氣還傷不了他。

    這個水潭或許是因為那蜈蚣的緣故,竟是如此之深,足有十米之深。

    里面到處都是一些白骨,估計是那蜈蚣的腹中之物,只是并沒受到那蜈蚣毒液的侵襲,否則竟是尸骨無存了。

    下來之后,陳無延手中已經多出了一條鎖鏈,正是那一條勾魂索。

    “當年沒人收你,讓你再一次的成形,這一次你逃不了了。”

    陳無延看著眼前一片漆黑的潭底,冷聲說道。

    說著那勾魂索已經已經凌空而去,一下子竟仿佛圈中了什么東西。

    隨著那勾魂索不斷的ChanRao,那東西也漸漸的浮現出原本的面目。

    正是那一只蜈蚣,不過此時那虛魂竟是長著六翅。

    “六翅蜈蚣,你的功過就到閻王那里去評判。”陳無延一陣冷哼。

    說著已經將那六翅蜈蚣收進了無常袋之中。

    那六翅蜈蚣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便被收入袋中。

    而此時陳無延卻依舊盯著不遠處的黑暗之處。

    “出來!否則別怪我勾魂索無情。”

    陳無延盯著那黑暗之處,冷聲說道。

    此時忽然一鎮yin風不斷的吹過,黑暗之處竟有著三個怨魂飄出。

    兩男一女,其中一個鐵塔般的漢子,生得摩天接地,皮膚黝黑。

    看到這塊頭,陳無延都不由的倒吸一口涼氣,就是有著姚明的身高,卻有著相撲運動員的身板。

    這男人就是一站在那里,都令人膽寒的吧。

    另一個男子,卻仿佛是西域之人一樣,一頭卷毛,不過雙眼卻十分的凌厲,生前估計也不是什么善茬。

    還有那個女子,卻仿佛一朵鮮花一樣,長得十分的可愛動人,一身的苗衣,腰間還別著一朵鮮花。

    三人出來之后,對視一眼朝著陳無延抱拳,正是江湖中人常見的禮儀。

    “你們是誰?為何在此?”陳無延淡淡的問道。

    這時候那仿佛鐵塔一樣的男子口中一陣咿咿呀呀,完全不明白他在說什么。

    那可愛的女子瞪了他一眼之后,竟一下子安靜了許多。

    “我叫花靈,這位是我師兄老洋人,這位是昆侖。”那女子抱拳說道。

    陳無延一愣,這幾位不是當初跟著自己先輩共同探這瓶山的幾人嗎?

    那花靈和那個老洋人不正是搬山的后人嗎?

    至于那鐵塔的男子不正是當初卸嶺魁首的手下?

    想到這陳無延神情不由的松懈了很多。

    “你們為何在此,而不趁著瓶山坍塌去地府報道,以功過定你們下一世的歸宿?”陳無延神色淡然的問道。

    花靈看著身邊的兩個男子,開口說道:“我們也是被逼無奈,當初我們同是在這瓶山葬身,

    后來瓶山坍塌之后,也曾有過鬼差在那坍塌之處接收和鬼魂。”

    “只是,那時候我們發現這六翅蜈蚣竟并未離去,反而不斷的蠶食著這墳墓之中的殘魂,漸漸的成形了,

    我們本想阻止它,卻不想依舊敵不過它。”花靈訴說道。

    “不過我們幾人也不是吃素的,與它相爭甚久之后,被它逼在此處,不得投胎轉世,

    后來那六翅蜈蚣漸漸的成長,到如今已經長到了四翅。”

    “要是在給它一些時間,定會恢復當年的實力,不過好在有你來了。”

    聽見花靈的話后,陳無延這才釋然,還以為這些是想要躲避地府的管轄呢。

    “好了,既然那蜈蚣已經被我收了,你們便跟我走吧,

    到了地府之后,相信閻王會給你們一個公道。”陳無延淡淡的說道。

    三人微微點頭,陳無延正要將無常袋取出的時候,那老洋人卻忽然直勾勾的看著陳無延。

    “你…你的容貌與昔日的卸嶺魁首……”那老洋人不由問道。

    陳無延神色依舊淡然的說道:“他是我祖父。”

    “這……你竟然是陳玉樓的后人?”

    “這怎么可能?”

    “咿咿呀呀!”

    ……

    三人一時之間竟不由的七zui八舌了起來。

    “你們有什么問題就快問吧。”

    陳無延見到這些人都是自己先輩的熟人,也不好拒絕,只能淡然說道。

    三人聽見之后,爭先恐后的問起了一些自己特別關心的問題。

    陳無延都一一的回答了他們。

    花靈和那老洋人所問的,無非就是雮塵珠和搬山的后人如何。

    而那昆侖卻讓陳無延動容了,他問的竟然是陳玉樓的情況。

    這讓陳無延不由對著鐵塔一般的男人肅然起敬,就算做鬼了都如此忠心。

    一時之間竟對自己的先輩有一種嫉妒。

    能夠得到如此手下,他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花靈和老洋人得知雮塵珠已經找到,搬山一脈的宿命已經解除的時候,兩人不由的大松一口氣。

    仿佛是生前所有的一切都得到了釋然一樣。

    “后輩!沒想到你竟然成為了鬼差,還為我們送來了如此消息,多謝了!”老洋人神色十分愉悅的說道。

    陳無延微微點頭,并未多說什么。

    最終三人還是收進了無常袋之中,里面另有乾坤,就算裝了再多的鬼魂,也不怕他們在里面相互殘殺。

    不過既然是熟人,自然要照顧一些,陳無延令他們三人依舊先呆在一起。

    因為一旦到了地府,那么評判全由閻王和判官。

    下一世會不會見面,只能看緣分了。

    ……

    ——————

    新書成績至關重要,懇請大家收藏支持一下,拜托了。
青海快三今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