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都市 > 盜墓:無雙鬼差 > 章節目錄 4章:搬山絕技
    隨著那女孩的癱軟在地,那怪物緩緩的朝著那女孩走來。

    女孩心中苦楚不已,此時已經是口不能言,身不能動,唯有雙眼能夠看清周圍的一切。

    “父親說過,這一帶有一只成精的貍子精,當初被自己的外祖父所殺之后,

    它的手下有一只兔子逃走了,沒想到它占了貍子精的老巢。”

    “如今更是借著當初貍子精留下的尿液制造這迷境,竟然如此厲害!”

    女孩心中一陣狂跳,想起了父親曾經給講過自己外祖父的故事。

    隨著那怪物走近,女孩極力的想要掙脫,但是整個身子早已經不停使喚,喉嚨之中發出一陣陣奇怪的聲音。

    “嗬……噢……嗬”

    那是由于他身體過度緊繃,使聲帶顫抖振動空氣的響聲。

    女孩心中此時早已經是近乎絕望了。

    她知道眼下先是身體不聽指揮,不消片刻之后,自己的心神也會逐漸變得模糊。

    這些事情他爺爺曾經不知道說過多少次了。

    只是沒想到自己第一次出來,就會碰到這么怪異的事情。

    深陷這幻境之中,早知道就不會逞強,想要救下這人了。

    想到這,不由得看向那一直站在那里的人。

    此人不是那瓶山之中的尸王嗎?

    怎么會也中招了?

    可是她當看見那人竟是在閉目養神的時候,心中不由一陣惱怒。

    自己舍命相救,眼看著就要被這怪物下手了,這人竟然還是無動于衷。

    隨著那怪物越來越近,草叢邊上的眾人心中一片緊張。

    “老大?我們怎么辦?要不要救人?”這時候一個壯漢低聲問道。

    那領頭猶豫不決的說道:“動手!如今還沒有進入瓶山,不能讓這女孩出事。”

    聽見那領頭的話后,眾人紛紛現身,一時之間幾十個精壯大漢紛紛的掏出手中的槍,對著那怪物。

    “住手!”

    那領頭之人一陣吆喝。

    那怪物忽然看見這么多的人,一時之間也愣住了,但是也并未慌張。

    整個毛茸茸的臉變得猙獰起來,并且發出一陣陣yin沉沉的怪笑聲來。

    眾人心中一陣狂跳,竟被這笑聲嚇得手腳發軟。

    好在那領頭之人也不是一般人,一陣冷哼之后,瞄準那怪物便開了一槍。

    “砰!”

    一陣槍火閃過,只聽見一陣沉悶的槍聲響起。

    “砰!”

    又是一陣沉悶的聲音響起,只見那子彈擊中那怪物卻宛如石沉大海一樣,竟沒有任何的作用。

    眾人見狀不由的吞著口水,他們這些人雖然都是在刀尖子上行走的人。

    可是何時見過這等詭異的事情!

    但是畢竟是救人心切,眾人紛紛的踏入空地之中。

    那女孩見狀卻是有苦說不出,想要警告這些人不要踏入這一片空地,但是明顯已經晚了。

    當眾人踏入之后,他們與那女孩一樣,竟然也動彈不得。

    “砰!”

    “砰!”

    ……

    一陣陣沉悶的聲音響起之后,只見眾人早已經癱軟在地,與那女孩并無二異。

    場中只有之前見過的那人,依舊站在中間一動不動。

    此時眾人后悔的腸子都青了,沒想到此地竟然如此怪異。

    無論他們如何掙扎,竟然不能動彈半分。

    想要說話,卻發現四周都響起了一陣陣怪異的聲音。

    仿佛是發自心靈的恐懼聲,從那喉嚨之中響起一樣。

    “咕咕!”

    “咕咕!”

    ……

    見到這么多人中招,那怪物忽然發出一陣陣的怪叫聲,女孩明顯的感覺到是一種歡愉的聲音一樣。

    但是心中確實無奈至極,因為她知道此時她一樣落入這怪物的手中,不知道這怪物會如何處置自己。

    就在胡思亂想的時候,忽然心中一緊,發現自己的思緒竟然漸漸的出現了混亂一。

    ,明白了這是幻境的作用,很快自己的神智就會變得模糊。

    “你不是會正氣歌嗎?”

    就在女孩胡思亂想的時候,一道聲音突然傳入女孩的耳中。

    這時候不僅是女孩,就是那怪物都不由一陣驚奇的看著那人。

    正是陳無延,此時的他早已經睜開的雙眼。

    看見周圍躺著的眾人,便緩緩開口詢問女孩。

    女孩此時心中早已經是一萬只草泥馬在奔騰了。

    沒看見她已經是動彈不得了嗎?

    “正氣歌可不一定用zuiba說出來才有用。”

    就在女孩胡思亂想的時候,陳無延冷漠的聲音傳來。

    女孩心中一愣,心中急忙默念這正氣歌。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岳,上則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

    隨著心中正氣歌不斷的念叨著,女孩忽然感覺到自己仿佛可以動了,心中不由一陣狂喜。

    這時候那怪物仿佛也發覺了女孩的異樣了。

    一雙猩紅的雙眼不由的看著女孩,露出了兩顆大門牙,撕牙咧zui的。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岳,上則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

    女孩神情一陣狂喜,從地上躍起,口中一陣嬌嫩喊道。

    這正氣歌中每字每句,都充滿了天地間的浩然正氣,最能震懾奸邪。

    眾人一聽之下,立刻感到身上一松,知覺竟自恢復了幾分。

    紛紛的從地上躍起,將那怪物圍在其中,心中確是一片震撼,這女孩果然不簡單。

    剛才他們都已經感覺到了一股絕望的心理。

    只是沒有想到,隨著這女孩就這么隨便的朗誦古詩一樣的句子,他們居然能夠動了。

    見到眾人忽然能夠動了,那怪物不由一陣狂吼,雙眼緊緊的盯著女孩。

    女孩心中一緊,仿佛被野獸盯住一樣。

    “吼!”

    只見那怪物忽然暴起,朝著那女孩一陣狂奔,雙手成爪,兩顆門牙在月光的照射下顯得如此的猙獰。

    “哼!怪物吃我一招!”

    女孩見狀不由一陣驕喝,只見一個筋斗翻身而起,輕捷不輸飛鳥,使個倒踢紫金冠踢到半空。

    這一腳恰似流星趕月,掄出去結結實實地迎頭踢個正著。

    “砰!”

    只見那怪物竟然不慎中招,整個身子被踢飛了出去,撞在那殘碑之上。

    神色顯得有些痛苦,又多了一絲恐懼,仿佛曾經見過一樣。

    陳無延見到這女孩這一招,眉頭微微一皺。

    這一招他仿佛在哪里聽說過。

    “哼!怪物,本姑娘的魁星踢斗滋味如何?”女孩揚起腦袋說道。

    聽見這女孩的話后,陳無延心中一沉,這一招他知道,乃是盜斗門派中搬山一脈的絕技。

    只是這搬山一脈不是早已經絕跡江湖了嗎?

    這女孩從何學來?

    ……
青海快三今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