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都市 > 盜墓:無雙鬼差 > 章節目錄 1章:成了鬼差
    湘西州境,地處云貴高原北東側與鄂西山地南西端之結合部,武陵山脈由北東向南西斜貫全境。

    西部與云貴高原相連,北部與鄂西山地交頸,東南以雪峰山為屏障,武陵山脈蜿蜒于境內。

    湘西地處山區,木材豐富,山民歷來喜建木房,木結構居所十分普遍。

    深山之中,一青年靜靜的倚在一木屋的窗戶之上,看著外面那磅礴的大雨怔怔的出神。

    那些土家的人正在屋檐下做著一些手工,這些土家人穿著十分的特色。

    婦女大多穿無領開左襟大褂,袖子短肥,下著八幅羅裙,裙上繡有花紋、圖案,有的穿kù,kù腳有兩三條花邊。

    男子的衣飾較為簡單,頭纏布帕,身穿對襟衣,衣袖長而小,kù簡短而大,喜包青色裹腳。

    “陳兄弟,還習慣我們老熊嶺的天氣吧?”一個穿著土家服飾的中年男子問道。

    只見那青年面無表情,緩緩的轉過身子微微的點頭,并未多說一句話。

    “兄弟,你怎么還是老樣子,一句話也不多說。”中年人一臉無奈的說道。

    只見那青年依舊只是微微的搖頭,看著窗外遠處一座奇特的山峰。

    “那是什么山?”

    青年終于說話了,指著遠處一座奇特的山峰說道。

    中年人順著青年的手看去,只見一座山勢盡得造化神奇,地形險惡剝斷,盡是猿揉絕路的斷崖。

    其山雖然險狀可畏,但在層巒環抱、青峰簇擁之下,顯得煙樹沉浮如在畫中,遙望山中,果真有幾處白霧升騰,霧氣中有虹色的彩氣若隱若現。

    遠遠看去很像一座被削去一樣的瓶子一樣的山峰,十分的奇特。

    “那是瓶山,聽老一輩的人說,以前的時候那座山還是像個瓶子一樣所以叫做瓶山。”中年土家人說道。

    青年微微的點頭,神色平靜,眼中卻是一陣靈動,仿佛觸動了什么東西一樣。

    “說到這瓶山還真是邪門了,常年縈繞著這種霧氣,人畜都近不得半分。“

    “聽說一旦靠近就會被攝魂吸魄,早年的時候一些膽大的人去過之后,都變的瘋瘋癲癲,

    或者是暴死當場,所以那里也成為了我們這里的禁地,誰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東西。”

    “老一輩的人都說瓶山之中盡是妖魔鬼怪,近不得,就是這些年政府想要把這里規劃成旅游景點,也不敢靠近那里,聽說那里面妖魔鬼怪縱橫。”

    “不過我父親小時候有一伙人曾經去過瓶山,不過沒幾人出來過,聽說都死來瓶山之中了,

    也因為那一次,瓶山被劈成了兩半,成了這個樣子。”

    ……

    那中年人明顯是一個話嘮,一開口便滔滔不絕的訴說當年的事情。

    反倒那青年依舊靜靜的看著那瓶山。

    時間緩緩的流逝,那土家人見那青年一直沒說話,也自討沒趣,便忙乎自己的事情去了。

    好在大雨已經停了,土家人都在忙乎自己的事情。

    “瓶山!”

    青年終于動了,口中吐出兩個字,雙眼忽然變得一陣精光,攝人心魄。

    話落,那青年便返回了自己的房中。

    這是一間土家的旅舍,近年來這里陸續被開發成旅游景點,游客漸漸的多了起來。

    所以這些土家人便用自己的家設成旅店。

    躺在木頭搭起的chuang上,青年雙眼怔怔的看著天花板。

    一時之間感覺有些不適應了起來,仿佛兩天前發生的事情就像是做夢一樣。

    由于家道中落,陳無延不得不離開自己的祖房,前往湖南長沙尋求生路。

    好在得到土夫子楚哥的照料,一直跟在這些土夫子的身后掘墓尋寶。

    可是就在兩天前,楚哥被道上稱四爺的人給擺了一道,自己進了監獄,而手下的人一哄而散。

    陳無延便是其中之一,卻不想在逃跑的過程中竟跌落到山谷之中,開始了如夢一般的經歷。

    “刷!”

    忽然陳無延手中一動,一柄奇異的木劍出現在手中,說是劍還不如說是匕首。

    只見此劍的劍身有三處彎曲,上面刻畫著一道道仿佛龍鱗一樣的花紋,只有劍尖是開刃之外,并無其余的劍刃。

    可是一旦運氣的時候,這柄劍就會發出一陣淡淡的藍光煞是好看。

    陳無延可不敢小瞧這柄木劍。

    因為他曾經試過,如人大小的石頭,這木劍竟然能夠輕易的劈開,就算是武俠小說中的神劍,也很難做到吧?

    “驚蟄神劍!”陳無延摸著劍身淡淡的說道。

    仿佛是聽見了自己主人的叫喚一樣,驚蟄神劍散出了淡淡的藍光。

    一絲天雷一樣的閃電劃過,卻對陳無延沒有任何的影響。

    收起那木劍之后,陳無延手中忽然多出了一張錦帛,材質是什么陳無延根本無法得知。

    不過無論他如何撕扯,這塊錦帛都不會損傷半分。

    只見那錦帛之上刻畫的內容卻是非常的簡單,上面只寫著兩個猩紅的大字:鬼差!

    而隨著陳無延將這錦帛取出的時候,他的額頭上忽然浮現出一個猩紅的血跡。

    正是一個差字,使得陳無延變得十分的妖異。

    “鬼差嗎?沒想到我居然這么不明不白的成為了鬼差。”陳無延嘆口氣說道。

    將這錦帛收起之后,額頭上的差字也漸漸的消散了,而陳無延的腦海中確是另一幅景象。

    “打開鬼差兌換系統!”

    “宿主:陳無延!”

    “擁有神物:驚蟄神劍、勾魂索、無常袋!”

    “功法:九轉神功、yin陽眼!”

    “功德值:零!”

    “永久任務:前往地府無法進入的古墓之中,將潛逃在外的鬼魂緝拿!”

    “獎勵:功德值,可兌換各種靈物,增強宿主的實力!”

    ……

    隨著腦海中那冰冷的機械聲響起,讓陳無延知道這些一切都是真的。

    “瓶山!今后你只是一座墳山。”忽然陳無延再一次的提到了瓶山。

    說著只見陳無延已經盤坐在木chuang之上,九轉神功緩緩的運起,一絲絲ròu眼不可見的靈力緩緩的在經脈之中流淌。

    ……
青海快三今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