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意小說 > 穿越 > 逆襲民國的特工 > 第一卷 第四百二十六章 海闊天空
    戴笠將雙手一攤,“你可要想清楚,本來莊崇先還有機會可以為自己辯解,你這么做,無疑是堵死了他的最后一條生路啊!”

    困頓的莊崇先抬起頭,求助似的看向宗飛,這一刻的他,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孤單。

    宗飛一把勒住戴笠的脖子,沖著莊崇先大吼道:“別做夢了,他們是要將你置于死地。擺明了是要把所有的黑鍋都交給你來背,現在殺出去,你我還有一條活路,落在他們手里只能是死路一條!”

    莊崇先一個激靈,對著宗飛重重的點點頭,然后發瘋似的沖向離他最近的一名中統特務,不由分說,從他手中搶下一把手槍。一瘸一拐的飛奔到戴笠和宗飛的身邊,將手槍頂在戴笠的腰間,“戴局長,對不住了,你不仁我不義,今天只好借你的大駕助我們脫身了。”

    戴笠這時才顯現出一絲驚慌和惱怒,“莊崇先,你這是自絕于黨國!”

    兩人再不搭話,押著戴笠向樓下走去,幾十名軍統和中統的人員舉著槍緊緊的包圍,卻沒有人敢輕舉妄動。

    莊崇先和宗飛劫持著戴笠慢慢走出中統上海站的辦公樓,樓外是更多的軍警,槍械如林,密密麻麻的槍口對著兩人,莊崇先何曾見過這種陣勢,不由得雙腿有些發軟,剛剛聚集起來的一股血氣消失的無影無蹤。

    辦公樓前是一道長長的階梯,宗飛三人緩慢的走下樓梯,里三層外三層的人馬也跟隨著他們的腳步移動。

    就在還剩下兩級臺階的時候,宗飛忽然感覺到頭頂惡風襲來,本能的將身子一側,但肩膀上還是挨了重重的一擊,一個身影從辦公樓二樓跳下來,一拳打在他的肩膀上,宗飛吃痛不住,勒住戴笠的胳膊一松,這時,旁邊的人群中忽的鉆出兩個身影,一個徑直插進了戴笠和宗飛之間的空隙,而另一個猛地一下將戴笠拽進了人群中。

    手下們趕忙將戴笠扶起,嚴密的保護起來。

    宗飛和襲擊他的黑影拳來腳往,兔起鶻落的交了兩下手,各自后退一步,看清了襲擊者的面目,不由得一陣苦笑。

    剛剛和他交手的是少爺馬啟祥,而插進來分開他和戴笠的是眼鏡沈胖子。救走戴笠的則是白起。這三個人都是宗飛的舊相識。

    戴笠一被救走,周圍的軍警馬上包圍了上來,宗飛頹然的站在原地,莊崇先則揮舞著手槍逼退沖上來的人群,“別過來,別過來,我真的開槍了!”聲音嘶啞尖利。

    白起走出人群,輕按雙手,“宗飛,放下槍,你和莊崇先不同,戴局長大人有大量,不會計較你的作為……!”

    宗飛搖搖頭,“你不懂,你不懂!”回身看看莊崇先,苦笑不已。

    宗飛又看向白起、馬啟祥和沈胖子,清楚的看到三人眼中的央求神色,整個人忽然間一下子松弛下來。輕聲說道:“謝謝!”

    說完,他大步走向莊崇先,一把將莊崇先攬在懷里,此時的莊崇先萬全沒有了昔日的意氣風發,整個人像個小孩子一般,渾身顫抖,“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陽光溫柔的灑落下來,莊崇先忽然發現人權的縫隙中弧線顯現出一個熟悉的身影,雖然只是驚鴻一瞥,但他看清了那人的相貌,心中僅有的一點的僥幸剎那間灰飛煙滅。這一刻,他的眼淚止不住的流淌下來。

    宗飛摟緊他的肩膀,“振作一點,既然要上路,就要有個男人的樣子!”

    莊崇先的身體忽然停止了抖動,聲音也漸漸平穩下來,“大飛,其實你早就不欠我什么了,這一次,是我害了你!”

    宗飛一笑,“莊先生,我永遠都記得你是怎么救下我這條命的,從那時候起,我這條命就是你的!”

    “今天,我把這條命還給你!”

    說著,他用左手將莊崇先的腦袋緊緊的靠在自己左邊的太陽穴上,右手的手槍頂在了右邊太陽穴上。毫不猶豫的扣動了扳機。

    子彈在眾人的眨眼之間,穿過兩人的腦袋,噴出一大片耀眼的血花,兩人轟然倒地。

    周圍寂靜一片。

    ……

    宗飛和莊崇先的尸體被很快搬走,手下抬了幾桶清水,將地面上的血跡沖刷干凈,一切仿佛又恢復了平靜。

    戴笠和白起將沈胖子、馬啟祥領到對面街道上的一輛汽車旁。車窗搖下,露出林笑棠的臉龐,“雨農兄,受驚了!”

    戴笠心有余悸的擺擺手,“沒想到宗飛倒是一條漢子,比莊崇先可強的太多了!”

    林笑棠惋惜的點點頭,“真的可惜了!”

    戴笠指指馬啟祥和沈胖子,“你的人,我完璧歸趙!”

    林笑棠這才露出笑容,沖著戴笠拱拱手,“多謝了!”

    “什么時候走?”戴笠忽然問道。

    “就在這兩天了!以后有機會,雨農兄去泰國的話,記得一定要通知我!”

    戴笠的臉上忽然露出一絲傷感,“你我都要保重啊!”說完轉身要走。

    林笑棠沖著他的背影說道:“臨別之際,奉勸雨農兄一句,退一步海闊天空啊!”

    戴笠沒有回頭,只是伸出手臂,輕輕擺了擺手。

    白起沒有說話,只是沖著林笑棠眨了眨眼睛,林笑棠知道,他的任務還沒有結束,等待他的還將是沒有盡頭的潛伏生涯。

    “保重!”林笑棠在心里輕輕說道。

    ……

    七十六號的監獄設計的很特別,牢房和牢房之間隔得很遠,封閉極為嚴密,犯人身在其中,除了一日兩餐,基本上聽不到任何動靜。而行刑室卻在地牢上邊,每到審訊用刑的時候,從里面傳出的慘叫聲總會傳遍整個囚房,讓人不寒而栗。

    對于元劍鋒來說,這就是一個無法醒來的噩夢。

    在特工總部的時候,他曾經不止一次巡視過這里,但萬萬沒想到,有一天他自己也能享受到這里的牢房。

    在這里,元劍鋒只有一件事情可以做,那就是后悔。想起當初夏之萍多次勸他離開上海時情景以及林笑棠毫不客氣的訓斥,他這才逐漸意識到,上海的生活不是他這樣的人可以接受的,榮華富貴和風光無限的背后,需要交換的代價實在是太大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也不清楚現在究竟是白天還是黑夜,總之,牢房的門終于打開了。

    兩個鬼魅一般的身影費力的抬著一樣東西,吭吭哧哧的走進來,隨手將那東西往地上一扔,元劍鋒感覺到,那是一具尸體,因為,一張沒有生氣的臉龐正面向著他。

    元劍鋒有些驚恐的向后一退,后面便是冷冰冰的墻壁。

    其中一個黑影嘿嘿一笑,“怕什么,應該恭喜你啊!”隨即兩個人沖上來,將元劍鋒按倒在地,元劍鋒努力的掙扎,卻無能無力。頭上被套上了一個黑套子,一瞬間,無邊的恐怖籠罩了全身。

    元劍鋒被兩人架了起來向外走去,七拐八拐的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光線似乎明亮了一些,元劍鋒的心頭一陣抽搐,“莫非是要殺了我!”

    他努力的掙扎,但那兩人的胳膊就像鐵箍一樣,自己絲毫動彈不得,只能任由擺布。

    腳步在元劍鋒的絕望中停了下來,他的身體抖動的如同篩糠一般。黑色套子被摘了下來,強烈的陽光直射下來,好一會他才適應過來。

    他這才發現,自己已經身處于一條窄小的弄堂中,如果他的記憶沒錯,這應該是特工總部后面的一條街道,平時少有人來。

    兩輛黑色的轎車停在面前,幾個熟悉的身影站在車邊,那是林笑棠和他的幾個兄弟。

    兩個兇神惡煞的牢頭已經換上了謙卑的笑容,笑意融融的從林笑棠的手中接過了兩根曾明瓦亮的金條,一個勁的作揖鞠躬,然后悄然的鉆進了旁邊的胡同。

    火眼從旁邊拿出一套衣服,林笑棠沖著元劍鋒一點頭,“先把衣服換上,有什么事情上車再說!”

    ……

    車子在街道上疾馳,元劍鋒看著兩邊的街景,忽然間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林笑棠將一個信封塞到他的手中,“這是匯豐銀行的本票,到香港之后,可以隨時提出錢來,之后去哪里,你自己做主,世界很大,可以到處走走看看,實在想家了,等國內的局勢穩定下來再回來!”

    “里邊還有你的新身份,元劍鋒已經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了,你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開始嶄新的生活!”

    “小七,我……!”元劍鋒有些哽咽。

    林笑棠擺擺手,“別誤會,我只是兌現對之萍的承諾,和你一點關系都沒有。”

    元劍鋒擦擦眼角的淚水,“我明白!”

    車子很快到了火車站,林笑棠等人將元劍鋒送到站臺上,元劍鋒踏上列車,有轉回頭來,“小七,掃墓的時候,記得告訴之萍,我,一定會回來的!”

    林笑棠淡淡的回答道:“我和你,都是上海灘的過客,以前不開心的事情,我會學著盡量把它忘記,只有這樣,自己過得才能夠輕松一些。我希望你也能夠學會遺忘!”

    火車慢慢啟動,林笑棠目送著元劍鋒慢慢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之內。

    郭追氣喘吁吁的跑進站臺,“老板,不好了,剛得到的消息,北平的撤退的人員報告,金勉脫離監控了!”

    23
青海快三今天开奖号